? ? 李泽林 散文——《割肉》-凤凰彩票官网 2018/12/25

凤凰彩票官网

文苑撷英

李泽林 散文——《割肉》

作者:李泽林     时间: 2018-12-07     点击:4126次    分享到:

 


“醒啦? 难得不上班,你再眯会儿。我赶着早儿去割点肉,下午给你做好吃的。”趴在离我不到一拳距离的姥姥轻声细语,好似在给我营造 “眯会儿”的氛围。

“割肉!”好熟悉,也好遥远。伴着一声关门的声响,这个词把我拉回到从前……

小时候,我和家里人一样,根本不爱吃肉。也许是吃的少记忆不深,亦或吃不起索性不去碰,总之,那时候对肉,没有什么期望存在。到了初中,上寄宿学校,一周回一次家。当时上寄宿学校的有两类:一类是矿区子弟所谓的思想时尚派;另一类就是除了学习刻苦什么都很out的靠奖学金入校的农村派。两派人,相互不服,相互影响。清晰地记得,肉是从那时解锁了我的最爱食材。

其他的记忆不深了,唯独记得农村派很少去大灶吃饭,每天几乎都是吃着从家里带来的,一盆白乎乎的东西,和着辣子,夹馍吃。

“你吃的这白色东西是啥呀?” 看着他们的狼吞虎咽,让我充满好奇。

“大油,热馍一夹,美狠!”没有一丝普通话的陕西方言和认真的眼神,告诉我:这,就是美味。

找个机会,买个热馒头,攀着关系跟农村派混了一顿“大餐”!天啊,香气四溢的白馒头一下征服了我所有味蕾,这白乎乎的大油成为我心中美食的必备品。在那时看来奶油、大油差不多,都是奢侈品。

周末回家,我跟姥姥描述了这个神品,姥姥淡然一笑,告诉我,那要“割肉”明儿就给我做。也许是一周一面的思念,也许是孩子健康成长的期盼,总之,我知道在物质生活不太富裕的年代,我的条件被应允,并即将实现是多么令人欢欣。

带着盼头入睡,睡得最深,醒的最早。

不睡懒觉的周末有点不太适应,发现家里没人,过了好久,才听见姥姥跟邻居唠着肉价的高低,“割肉”归来。

接下来,姥姥切肉我跟着,转身下锅我跟着,取放调料我跟着,除了会被呵斥“小心热油”,我都紧随其后。静静地看着白花花的猪板油炼好,凝结,感觉一周的希望都在这里面,幻想着各种大油夹馍的场面:一层大油,一层油泼辣子,配着榨菜丝……不知道心里的美滋滋是不是流露了出来,那周走了以后,每周五回来,姥姥都会跟我说:明儿改善生活,割肉。

的确,姥姥做到了。每周六,姥姥都会去“割肉”回来的肉分三部分:板油,五花肉,纯瘦肉。周六绝对是这样的食谱:早晨一小盘瘦肉生炒,下午肉饺子和一罐满满的大油。随后,初中高中的六年时间里,我每一周都享受着“割肉”带给我的幸福感,每周如此的生活改善,让舅舅、舅妈等一家子人都会念叨着,我一回来,就能“割肉”。

“快起来吧,生炒都快凉了!”

回过神来,姥姥已经把饭菜摆好。我拿出手机拍了照片。

“这烂菜有啥拍的,赶紧吃吧。”

“要拍,要拍。”对于吃货的我来讲,美味是必拍的,要记录这令人幸福的时刻,尤其是今天。

(蒲白矿|业  李泽林)

上一篇:田玉民 散文——《小华山水库》 下一篇:薛红娟 散文——《汉阴的我们村……》